专家访谈 新闻中心

三星堆 一湾滋养天府文化的源泉

管理员

2021年03月24日 01:50

《成都日报》03月23日

194405cb-f8f9-4310-b017-8647cf3aff22.jpg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

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文献传说,“蜀国”的历史是从“蚕丛”开始的。传说蚕丛、柏濩、鱼凫这些蜀王皆神仙,长久以来,人们一直在追问:蜀王蚕丛、柏濩、鱼凫是否真的存在过?

35年前,三星堆横空出世,一醒惊天下;35年后,6个祭祀坑的新发掘,再度被世界关注。文明的形成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古蜀文明的根系经历了漫长的成长岁月,酝酿出极度神秘又极致浪漫之光。成都平原是否有三星堆文明孕育的基础?天府文化与三星堆文明又有什么联系?

溯游而上,道阻且长。文明的溯源不只为揭开历史悠长的疑问,还为今人透过历史,继往开来。

成都平原拥有孕育三星堆文明的文化沃土

30多年来,经过考古专家们的不懈努力,继三星堆遗址之后,成都平原以宝墩古城为代表的史前城址群、金沙遗址、十二桥遗址、商业街船棺遗址等多个惊世发现,犹如证据链将支离破碎的历史片断连接起来,揭开了扑朔迷离的古蜀王国面纱。

从距今4500年左右至秦并巴蜀,成都平原经历了从宝墩文化到三星堆文化、金沙文化(十二桥文化)、古蜀大型船棺遗存的考古学文化发展脉络,这与古蜀国传说的“蚕丛、柏濩、鱼凫、杜宇、开明”大致相当。三星堆遗址并不是孤立的存在,它的前世今生慢慢浮出了水面,一条完整的天府文化脉络逐渐被梳理清晰。

大家在惊叹三星堆遗址文物的同时,也发出疑问:三星堆到底来自哪里呢?其实这个答案隐藏在宝墩文化中。曾经令诸多学者困惑不已的三星堆一期文化,出土的绳纹花边口罐、喇叭口罐、喇叭口壶、宽沿尊、盘口尊、敞口圈足尊、浅盘豆、高圈足都是宝墩文化中的典型陶器。文物作证,三星堆一期文化遗存其实属于宝墩文化。如果将三星堆文明喻为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宝墩文化就是孕育它的土壤。

恢弘的城垣与奢华的建筑,暗示着宝墩古城已是一座规模庞大的史前城址,中国学者也称其为“大型中心聚落”。由于古城尚未发现青铜、文字,宝墩文化似乎还未迈入文明的门槛,不过它却如启明星一般,照亮了文明前夜的成都平原。

昨日,宝墩遗址考古队队长唐淼告诉记者,无论是宝墩文化、三星堆文化还是十二桥文化(金沙文化),在文字记载缺失较多的背景下,考古人员从发掘开始,将一片片零碎的小陶片进行晾晒、清洗、上号、修复等工序,最终将原物拼凑完整。“我们拼凑的不只是陶片,更是成都平原文明前夜的历史。”

他向记者介绍说,宝墩遗址发现了4500年前的碳化水稻、黍、粟及其他植物遗存,还出土了家猪骨骼,狗、鹿的骨骼。这些考古证据表明,宝墩先民以稻作农业为主,兼有粟作农业;饲养家猪、狗;猎捕鹿、鱼、鸟、兔等生物作为食物的补充。稻粟兼作农业体系和家畜饲养奠定了古蜀文明,乃至天府之国农耕文明的基础。

唐淼说,从年代学上讲,宝墩文化早于三星堆文化。宝墩文化阶段,广泛分布于成都平原的城址、遗址,证明了成都平原拥有孕育三星堆文明的文化沃土。宝墩文化和三星堆文化的制陶、石器工艺、城墙修筑技术、建筑形态、生业经济上有明显的延续关系,应该说宝墩文化为三星堆文明的起源提供了重要的线索。三星堆文化是在宝墩文化的基础上,吸收了中原文明因素、长江中下游文明因素综合发展而来的。

金沙文化与三星堆文化一脉相承

21世纪开始的第一年,金沙遗址被发现。其实,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在成都西郊、南郊一带发现数十处约商末至西周时期的遗存,考古学家将遗址所代表的文化命名为“十二桥文化”。直到2001年金沙遗址祭祀地点发现后,才弄清楚十二桥文化的中心遗址实际上是在金沙一带。

金沙遗址分布范围较广,总面积超过5平方公里,在文化面貌上其与三星堆文化晚期紧密相接,大致年代在商代晚期至西周时期,应是三星堆文化的延续。金沙遗址的发现,把成都的都城历史向前推进,继续演绎了古蜀历史的传奇。

金沙遗址与三星堆遗址在文化上有着直接的联系,金沙遗址出土的小青铜人,与三星堆大青铜人形态十分相似。金沙遗址出土的金冠带,与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金杖上的图饰基本相同,表明了金沙文化与三星堆文化一脉相承。古蜀文明中心从三星堆向金沙转移,但其文化特点并未消失,前后延续并发展。

古蜀文明兼收并蓄的文化特质正是当今天府开放包容的历史源头

四川盆地相对闭塞的地理位置和盆地内优越的自然环境,决定了成都平原文化发展的独特性。从宝墩文化时期开始,古蜀文明便表现出与中原文化不同的地域文化特征。这种文化上的独特性和区域性到三星堆文化和金沙文化时愈加强烈,但这并不意味着古蜀文明是封闭发展的文明。地理位置的特点,使成都平原成为各种文化的交汇、交融之地,古蜀文化正是在与各大区域文化不断交流、交融中发展起来的。

商周时期,蜀人便与中原地区建立了密切联系。三星堆、金沙遗址出土的璋、璧、戈等形制反映殷商文化对蜀文化的渗透。殷墟出土的有领玉璧也与三星堆、金沙出土的有领玉璧相似,中原青铜器的云雷纹、饕餮纹等在三星堆、金沙青铜器或玉器上有所发现。古蜀文化也对外产生了辐射作用,在陕西宝鸡发掘出土了西周时期青铜人像,其人物造型与三星堆、金沙出土的青铜人像极为相似,可见古蜀文化的影响力已经到达秦岭以北。

商周时期,古蜀国也与长江中下游地区建立了联系。江西新干大洋洲商墓中发现了有蜀地特色的有领玉璧;金沙遗址出土的玉琮在造型、纹饰及琢刻工艺上,与金沙遗址出土的其他玉器有显著差别,并与良渚文化晚期玉琮完全一致,可见蜀地与长江中下游文明的交流源远流长。

三星堆文化和金沙文化时期已经出现远程贸易。

三星堆的两个祭祀坑共出土了4662枚海贝,其中有货贝、虎斑纹贝、环纹贝等,金沙遗址也出土了玉海贝形饰,四川和中原都不产海贝,这些海贝显然都是从太平洋沿岸或者印度洋沿岸辗转而来的舶来品,说明成都平原至少在商西周时期就与沿海地区有着一定的联系。古蜀文明兼收并蓄的文化特质正是当今天府开放包容的历史源头。

东方说

金沙遗址博物馆馆长朱章义:

三星堆、金沙出土器物 彰显天府文化的开放性、包容性和融合性

成都历史源远流长,既是长江上游古代文明起源与发展的中心,也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以三星堆、金沙为代表的古蜀文明孕育了天府文化,是天府文化最古老的源头之一。三星堆和金沙的惊世发现,以迥异于同时代华夏土地上其他文化的独特个性而令人瞩目。两个遗址内出土的造型奇特的青铜器、光彩夺目的金器、色彩斑斓的玉器,均是古蜀先民创造力的体现。同时,三星堆、金沙出土器物上所体现的与黄河中上游、长江中下游地区及周边区域文化之间的交流与联系,又彰显了天府文化自身所具有的开放性、包容性和融合性。这些从3000年前就已逐渐形成的文化品格最终在3000年后的今天形成了“创新创造、优雅时尚、乐观包容、友善公益”的天府文化内核。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巴蜀文化首席专家谭继和:

三星堆文化是宝墩文化的延续 是古蜀文明、天府文化的重要发源地

从这次新出土的金面具、古象牙等文物也可以看出,三星堆文化是宝墩文化的延续,是古蜀文明、天府文化的重要发源地。

三星堆是古蜀王国的都城,发展下来就是金沙,就是成都平原中心,少城文化的根、源头。此次新发现的丝绸痕迹非常令人鼓舞,也为蜀锦蜀绣文化在中华丝绸文化中的地位找到了重要立足依据。四川是丝绸重要发源地,最新的考古发现完全证实了这一点。金沙太阳神鸟与三星堆青铜神树或许都是古蜀飞鸟崇拜、自然崇拜的写照,因此也能看出蜀人的浪漫主义、梦想精神、理想精神、奋斗精神的历史传承。本报记者 王嘉 段祯


]]>

2021年03月24日 09:37
525
李后强:从党的历史中汲取智慧和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