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作为“关键少数”的欧洲社会党

胡小文

2017年10月30日 12:00

陈晨
《世界社会主义运动》2017年01期

   金融危机以来,欧洲经济社会遭受多重挑战,政治碎片化、极端化现象凸显,主流政党的政治空间进一步受限。面对困境,欧洲社会党试图通过党内大讨论的方式,构建全欧范围内统一的、社民主义色彩鲜明的“进步核心价值体系”,在“新社会欧洲”理念基础上,探索适应后欧债危机时代的发展理念和模式,以期提升民众的价值认同,在选举中扭转颓势,并实现21世纪社民主义的复兴。

   适应全球化,更要塑造全球化

   批判紧缩政策,强化“中左”色彩的共同纲领。欧洲当前面临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等多重危机,成为欧洲社会党反击右翼保守政党的新突破口。欧洲社会党认为,保守政党近年来实施的长期紧缩政策、试图放弃高福利制度、缺乏对金融市场监管等错误政策,是当前诸多问题的根源,根本错误在于将公平与效率对立起来。20163月,欧洲社会党颁布“进步改革方案”,提出反对紧缩、增加投资、构建“社会联盟”、完善税收制度等一系列具有鲜明中左翼色彩的政策主张,大打公平和效率“平衡牌”,反映出欧洲社会党谋求通过创新顶层设计促使欧洲摆脱危机的基本思路,向深受危机困扰的欧洲民众传达这样一个事实,即金融危机根本上是保守主义政治的失败,让民众相信中左翼进步力量有能力提出关于经济社会发展的切实可行的替代方案。

   抓住全球治理,谋求在国际秩序重塑中发挥重要作用。欧洲社会党提出,不仅要适应全球化,更要塑造全球化。在经济治理方面,主张在后危机时代对金融市场进行改革,加强金融监管、征收金融交易税;在气候变化方面,主张创建进步的欧洲能源联盟,大力推动欧洲碳排放交易体系和“碳排放税”体系改革,日趋拓展国际气候融资,加强南北合作等。欧洲社会党还在国际双、多边活动上不断阐述其立场,以增进更多国际参与方的理解、认同乃至接受其治理理念,从而推动“全球新政”,实现全球经济社会进步治理。

   强化组织建设,建立“泛欧社会党网络”。作为地区性政党,欧洲社会党努力加强成员党在欧洲层面的联系与协调,使之成为全欧社民党、社会党讨论欧洲政策、形成欧洲中左力量共同战略与政策的统一平台。具体措施有:一是加强社会党执政的成员国政府之间的合作,将其作为提高整体合力的首要任务。在欧盟峰会前,各成员国领导人召开会议,以期形成统一立场。二是建立执政与在野成员党的联络机制,建立专门行动小组支持成员党的欧洲议会选举和国家选举,为在野的成员党进入政府做好准备。三是加强妇女组织和青年组织的作用,并创立“欧洲社会党积极分子倡议”,激发2万基层积极分子的活力。此外,通过互联网等方式建立成员党和议会党团合作平台,广泛运用“脸谱”、“推特”等社交媒体,扩大党在社会各界尤其是青年人中的影响力。

   积极参与选举,将理念转化为政策实践。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中,欧洲社会党推选欧洲议长舒尔茨作为竞选欧委会主席的首席候选人,通过在28个成员国巡回拉票,舒尔茨与数百万选民接触,提升社会党在基层的形象和政策能见度。虽然社会党在欧洲议会依然名列第二,但和欧洲人民党的差距大幅缩小,也斩获欧洲议会议长、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和欧委会8名委员等欧盟机构诸多要职。在成员国层面,虽然金融危机后社会党并未彻底扭转颓势,但目前在法国、意大利、葡萄牙等9个欧盟国家执政,推动欧盟政治向“左右平衡回摆”。在欧洲社会党的推动下,不少社民主义的政策主张转变为欧盟政治中的具体措施:新一届欧委会通过了3150亿欧元投资计划,法国社会党、意大利民主党、德国社民党上台执政或参政后,也提出一系列增税节支、提高就业和增强社会公正等突出社民主义色彩的执政理念。

   现实挑战不容忽视

   尽管欧洲社会党不断进行反思和政策调整,但当前欧盟面临的严峻形势、民众对主流政党的不满、欧洲社会党自身的缺陷等,依然给欧洲社会党带来了巨大挑战。

   挑战一:基本理论和治国方案的真空。过去30多年时间里,欧洲社会党曾受到了新自由主义潮流的巨大影响。可以说,新自由主义的影响也是“第三条道路”得以产生的部分原因。金融危机爆发后,欧洲社会党虽竭力批判新自由主义并对自身进行反思,但却找不到一种足以替代新自由主义、反映社民主义理念的方案。而右翼政党则通过对新自由主义发展模式的反思,兼容并蓄,提出了较为可行的改革方案,弱化了社会党作为自由资本主义矫正者的功能,使得社会党不再像以往金融危机或经济危机爆发后那样受到青睐。

   挑战二:阶级基础持续萎缩、政治竞争加剧。一方面,由全球化、科技革命引发的产业分工与经济结构新变化,欧洲工业企业大幅减少或外迁,传统产业工人进一步减少,社会党的传统阶级基础不断缩小。另一方面,欧洲中间阶层分化加速,社会结构逐渐碎片化,选民不再单纯从意识形态或社会地位决定政治取舍,而更加注重价值判断和现实利益需求。在当前欧洲面临多重危机的背景下,民众不满和焦虑心理急剧攀升,主流政党饱受诟病,各种激进主义大行其道。民粹主义政党把握选民心理,大胆突破传统主流政治的政策红线,某种程度上满足了人民猛药去疴、快速摆脱困境的心理诉求,赢得了不少选民的关注和支持,分流了很多原本属于社会党的支持者。

   挑战三:难以突破思想束缚、加强左翼联合。同右翼政党相比,欧洲的左翼力量大多四分五裂。一些国家的社会党受冷战思维以及欧洲政治思潮中的“反共”意识影响,担心被扣上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的帽子,不愿与共产党或左翼党等政党合作,而坐视右翼组建联合政府。为争取执政地位,少数社会党选择与右翼政党联合执政,这固然能在短期内提高政治影响,但会导致传统特色的丧失,这种短视的政治投机必将在以后遭到惩罚。

   “关键少数”的政治定位

   对欧洲社会党而言,当前的挑战和困境不会在短时间内解决,一些国家的社会党甚至到了历史上最困难的时期。但这并不表示社会党就从此一蹶不振,他们需要锐意改革,采取行之有效的措施。

   首先,社民主义依然是影响和参与欧洲经济社会建设的重要力量。社民主义一直是欧洲模式构建与改革的重要理论来源。欧洲社会党及成员党具有良好的理论创新传统。社民主义的公正、平等、团结等传统价值观符合欧洲民众的心理需求,关于提高劳动力素质、应对老龄化社会、促进社会公正、提高社会包容以及建设现代化福利是体系的分析主张,具有一定的前瞻性和实践意义。尽管社民主义政党目前处于低谷,但在欧洲政治中依然是一支主流力量,欧洲政坛上的“左右”分庭抗礼的政党格局并未发生根本性改变。同当前受民粹思潮崛起的新兴政党相比,社会党无论在理论包容性、民意基础还是执政经验方面,都有明显优势。

   其次,欧洲社会党必须有理论上的创新,找准自身定位。当前欧洲主流政党的政策理论都往中间靠拢,趋于模糊,社会党也是如此。自身定位的缺失导致其丧失了大量传统选民的支持,加剧了内部分歧,而且向中间政治地带靠拢也让左侧政治地带出现了空白并被其他政党抢占。金融危机以后,尽管欧洲社会党及成员党都在不同程度地提出更具社民主义色彩的理论,但这些理论很多也被右翼政党吸收,并未能获得更多选民的支持。如何在新的环境下创新社民主义理论,重新确定自己的定位和身份特征,是社会党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

   最后,社会党应加强团结,构建左翼联盟。随着政治碎片化的发展,激进左翼政党已经成为欧洲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在选举中往往能成为关键的少数,这意味着构建左翼联盟就有可能重新获得执政。从目前欧洲国家大选来看,很难再出现一党独大的局面,左右翼组成联盟竞争将成为趋势。因此,欧洲社会党人应突破原有的思维局限,努力寻找左翼政党之间的共同点,吸纳诸如共产党、环保运动等左翼社会运动者的支持,以扩大选民基础。2015年葡萄牙大选后,葡萄牙社会党经过艰难谈判,和其他左翼政党联合组阁成功,为其他社会党建立左翼联盟提供了良好的范例。

]]>

2017年10月30日 09:46
1418
印度偏离不结盟及其动因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