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哲新闻 理论研究

齐泽克“大战”彼得森,一场名不副实的“世纪对决”

赵庆秋

2019年05月14日 02:14

王芊霓
澎湃新闻

上周末,乔丹·彼得森(Jordan Peterson)和斯拉沃热·齐泽克(Slavoj Žižek)在多伦多的索尼中心举行了一场“世纪对决”,这场颇受关注的辩论主题是:“幸福:资本主义或马克思主义?”。当天的辩论分为三个部分,各自陈述环节(各30分钟)、回应环节(各10分钟)、自由辩论环节(约45分钟),持续时间约3小时。

这场此前被媒体称为“世纪对决”的辩论,结果以齐泽克的轻松碾压式胜利而结束。而之前唇枪舌剑的两人,最后几乎化敌为友。

 

彼得森观点

30分钟的开场白中,他的发言几乎都集中在对《共产党宣言》的“攻击”上,而对辩题“幸福”本身则鲜少提及。

彼得森认为,等级制实则是一种有效的资源分配的方式,正如他一直以来强调的那样,人类等级制度并非建立在所谓的权力建构之上,而是一种根深蒂固的生物学事实。他认为,无论社会如何组织,权力总是会集中在少数人手中。

彼得森也试图从经济学的角度来阐释。他认为,资本家通过他们的商业头脑为社会增加了经济价值,他认为资本主义体系在消除贫困方面有贡献,他列举了一些数据,并说:“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穷人并没有变得更穷;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穷人越来越富有。” 彼得森强调,与那些同样生产不平等的社会制度相比,虽然资本主义制度也生产了不平等,但它同时还生产财富。

他声称,对利润的追求在道德上约束了资本家:让他们不虐待工人,剥削并不意味着资本家的“道德沦丧”。

彼得森还认为人性本质上是堕落的,被压迫群体集体克服其处境的努力将不可避免地充满更多的暴力和痛苦,他担忧这些反抗行动会引发更多的暴力。

正如越来越多的媒体评论指出的那样,彼得森的论证建立在对马克思主义的粗浅解读和过分简化上而因此乏善可陈,他拿三十多页的《共产党宣言》来代表整个马克思主义也暴露了他对马克思主义的知之甚少。

30分钟的论述中,他几乎没有提到“幸福”,而是花了大量时间论证财富。在论述的最后,他试图用财富和幸福之间存在一定的相关关系这样的结论将它们联系起来。

 

齐泽克观点

齐泽克首先花了很长时间试图解构幸福。他认为,将快乐作为人生目标的理念是很有问题的。因为人追求快乐的欲望容易被外界塑造,而并不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对我们来说,最糟糕的事情就是被塑造的欲望得到了实现。更重要的是,生命不应只包含对快乐的追求,我们应该在快乐之外,找到其它更有意义的事。

就彼得森提出的对共产主义的理解,齐泽克也进行了有力反驳。首先,他认为共产主义并不等同于平均主义。正如《雅各宾》杂志评论的那样,不能把等级制度与阶级社会混为一谈。马克思在主张克服阶级社会时,并不认为人类将不再需要政治组织。对马克思来说,政治“国家”作为阶级社会的一个机构,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克服阶级社会,仍然需要结构和组织。

齐泽克认为彼得森所谓的“敌人”,即“后现代新马克思主义者”其实并不存在。彼得森引用数据指出,现在西方大学中有25%的人声称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并且他们主要是福柯和德里达的追随者。齐泽克质疑了“后现代马克思主义”派的存在,因为在他看来,“后现代”派和“马克思主义”派之间的差异多于共识。有可能被称为“后现代马克思主义”者的大卫·哈维早已在主流学术圈被边缘化,而桑德斯也被骂得很惨。

其实,齐泽克自认也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他更倾向于黑格尔的学说。但是,在这场辩论中,他坚持为马克思主义辩护的原因是,资本主义的内在冲突无法避免。资本主义的一个很大问题是它更关注扩张生产,生态环境和资源的牺牲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是无法避免的。马克思的著作,当然不仅仅是《共产主义宣言》非常精准和深刻地指出了资本主义的问题。

 

总结

这场辩论前的火药味十足,然而,挑战的结果并非是势均力敌,而是以齐泽克的大获全胜而收尾。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彼得森准备不充分,应对失常。而辩论呈现的最终结果是共识多于争论:

第一、他们都是悲观主义者,都声称“不会低估人性之恶”。他们都认为,人生注定充满痛苦和孤独。幸福应该是追求人生意义的副产品,意义远比幸福本身重要。

第二、他们都承认资本主义存在问题,需要进一步监管和国际合作(一个陈词滥调的结论)。

第三、齐泽克更欣赏黑格尔的适度和开放;此外齐泽克的悲观主义倾向使他难以融入马克思主义者的乐观愿景。而彼得森不喜欢马克思主义则显得缺乏充分理由——很明显,他对马克思主义的认知还相当浅薄,充斥着简单化和教条式的理解。

第四、他们都自认被官方学术社群边缘化,也都以此为理由之一来反对“政治正确”。正如齐泽克在演讲一开头所提到的那样,“对于我的主要攻击都恰恰是来自于左翼自由派的”,而对彼得森来说恐怕也是如此。

听完整场辩论,最令笔者感到困惑的是:既然两位都是悲观主义者,也都不认为幸福是第一位的,那为什么一定要选择“快乐”和“幸福”这样的辩题来发表高论?以及,他们是因为“悲观”的个性而倾向于自认被主流学术界边缘化吗?他们对“政治正确”的批判是否只是基于自我感受而理由不足?

最后,附上一些视频直播中“高赞”的观众提问,其中的大部分都并没有被回答,这或许也是不少“付费”观众对这场辩论不够满意的原因。

 

附:Slido网站上征集的观众们在“世纪对决”直播中的提问

1. With other living expenses, I can't afford my insulin, a biological necessity. When does fighting capitalism become self defense?

由于其他的生活开销,我买不起我的生理必需品——胰岛素。从什么时候起,我们需要对抗资本主义来捍卫自己的利益了?

2. Bernie Sanders or Donald Trump?

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还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3. Dr. Peterson: are you afraid to debate people like Richard Wolff because they are less receptive to your anti-SJW bs and will break your lobster back on stage?

我想问彼得森博士,你害怕和理查德·沃尔夫(Richard Wolff)这样的人辩论吗?因为他们不太接受你反对SJWsocial justice warrior,社会正义斗士)的言论,而且会让你的龙虾在舞台上折断了腰。

4. Some people have argued that Jesus Christ was a communist. What do you think of that claim?

有些人认为耶稣是共产主义者。你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5. What's to be eaten first, the rich or their trash?

什么会最先被吞噬?有钱人还是他们的垃圾?

6. Dr. Peterson, you must be constantly terrified that you'll be outed as a charlatan. How long do you think the charade can last?

彼得森教授,你一定经常担心自己江湖骗子的身份会被揭穿。你觉得这个猜谜游戏能持续多久?

7. Insights on the Elizabeth Holme's Theranos (pharmaceutical startup company)? Specifically, how the US idolizes the start-up world and tech without much vetting.

对伊丽莎白·霍姆(Elizabeth Holme)的Theranos(新兴药剂公司)有何见解?或者说,为什么美国会在没有经过太多审查的情况下,将新兴企业和科技视为偶像?

8. How do I stop my boss from extracting my surplus value?

我该如何阻止老板榨取我的剩余价值?

9. Zizek, what is your view on Peterson using the title "Dr." in this debate? Peterson, what is your view on Zizek not using a title? Both, is this significant?

我想问齐泽克,你对彼得森在这场辩论中使用“博士”一词有什么看法?那么彼得森,你对齐泽克不使用头衔有什么看法? 你们两人觉得这重要吗?

10Hi Drs. Peterson and Zizek, is there a set of personality traits correlated with preference for Marxism and Capitalism?

彼得森博士和齐泽克博士,马克思主义或者资本主义的偏好,和人们的性格有关系吗?

11. Why must leftists work of "disassociating" themselves from radicals when Dr. JP continues to promote anyone from racist YouTubers to the Trilateral Commission?

彼得森博士不断要把宣扬种族主义的油管博主推荐到三边委员会(Trilateral commission),为什么左派人士努力地“脱离”激进分子这一称呼呢?

12. What do you think of Karl Polanyi's claim that free markets have had an unparalleled destructive impact on the traditional and communal foundations of society?

你如何看待卡尔·波兰尼(Karl Polanyi)的观点,即自由市场对社会传统和公共的基础造成了空前的破坏性影响?

13. Given the large number of surplus vacant homes far exceeding the number of homeless in the USA how can one ethically support capitalism?

大量的空置房屋远超过美国无家可归者的数量,从道德及角度,一个人该如何支持资本主义?

14. Dr. Peterson, who do you believe to be a bigger threat: the vocal progressive minority or corporations like Amazon who pay $0 tax and bleed out our economy?

彼得森博士,你认为谁是更大的威胁?是那些敢于发声的少数进步群体,还是像亚马逊这样不交税,却榨干了我们经济的公司?

15. What are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Lacan and Jung?

拉康和荣格有什么不同?

16. Which mechanisms do you suggest to defeat regulatory capture under the private ownership mode of production?

您认为在私有制生产模式下,应采取哪些机制来应对来自商业监管的控制?


]]>

2019年05月14日 10:13
337
五四运动百年祭